刑法修正案(十一)之证券期货犯罪条文修订的解读
西部期货
2021-02-08 10:26:33
阅读 0

    刑法修正案(十一)已于2020年12月26日经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

    本次刑法修改坚持问题导向、突出重点,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保障金融改革、维护金融秩序为目标,与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相适应,和新《证券法》修改相衔接,大幅提高了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和操纵市场等资本市场犯罪行为的刑事惩戒力度,具体如下:

 

一、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

 image.png

 

【解读】   

    首先,扩大了证券范围,与新《证券法》规定保持一致。与新《证券法》第二条将证券范围扩大为“股票、公司债券、存托凭证和国务院依法认定的其他证券”相适应,本次刑法修改在原条文“照顾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的基础上补充“等发行文件”的表述,在“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的基础上补充“存托凭证或国务院依法认定的其他证券”的表达。将存托凭证和国务院依法认定的其他证券纳入欺诈发行股票罪规制,为将来打击欺诈发行存托凭证和其他证券提供法律依据,另一方面,相比原条文的穷尽式列举,修正案在条文表述上更加科学、严谨。

    其次,大幅提高欺诈发行的刑罚力度。对于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的,将对个人的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并对“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的1%-5%”的罚金数额进行修改,取消5%的上限限制。对单位的罚金刑幅度由非法募集资金的1%-5%提高至20%-1倍,并对单位责任人员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

    最后,明确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实施欺诈发行的行为纳入刑法规制范围,有效强化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关键少数”的刑事责任追究。

 

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image.png

 

【解读】   

    首先,加大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的刑罚力度。修正案将相关责任人员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并且取消20万元的罚金刑上限限制。

    其次,明确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实施或者组织、指使实施信息披露造假,以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隐瞒相关事项导致公司披露虚假信息等行为纳入刑法规制范围。

 

三、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

image.png 

 

【解读】   

通过本条文的修改,实现与新《证券法》修订的有效对接。将“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要素提至条文的整体规定部分。并在原条文对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列举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对“幌骗交易操纵”、“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操纵”等新型操纵市场行为追究刑事责任。   

 

四、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

 image.png


【解读】   

    补充“保荐、安全评价、环境影响评价、环境监测”中介机构人员作为该罪名的犯罪主体,进一步明确了保荐人等中介机构作为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和出具证明文件的刑事责任,进一步压实保荐人等中介机构的“看门人”职责。

   同时,对于律师、会计师等中介机构人员在证券发行、重大资产交易活动中出具虚假证明文件、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明确适用更高一档的刑期,最高可判处10年有期徒刑。   

 

        本次刑法修正案的通过,将有助于“行政处罚+民事赔偿+刑事惩戒”的法治供给闭环的形成,为全面推行注册制提供法治保障。

     与新《证券法》加大对证券违法行为惩处力度的精神相承接,在推进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制改革的背景下,体现了国家“零容忍”打击证券期货犯罪的坚定决心,通过刑事责任切实提高证券期货违法成本、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秩序、保障市场平稳健康发展。